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乡下鲁莽的第一次
乡下鲁莽的第一次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乡下鲁莽的第一次 那年暑假,我经历了人生很多的第一次。第一次牵手,第一次亲吻,第一次看黄碟,第一次自慰,第一次情窦初开,第一次偷食禁果,第一次懂得思念……而带给我这许多第一次的人,却是我当时的舅妈。舅舅离过一次婚,与其说舅妈,其实是与舅舅同居三年的女友。当然,最终她也没能成为我的舅妈。那时她28岁,我喊她“雯雯阿姨”。直至今日,已近而立的我一丝也不曾后悔,在我心底,那便是我的初恋。

  每年假期,我都会在外婆家住上一段时间,由于外婆家房子比较宽裕,小舅小舅妈也一直跟着外婆住。舅舅生意比较忙,外婆喜欢打麻将,所以家里经常只剩下雯雯阿姨和我,还有上三年级的小表弟。虽然那时的我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理对男女之事也多出了些许懵懂的概念。我的第一个意淫对象便是雯雯阿姨。雯雯阿姨是美丽的,168的她长相酷似徐若瑄。她的一颦一笑、一嗟一叹竟对年少的我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,我不敢声张,苦苦压抑着内心的邪念,直到那天……

  刚打完篮球,散发着滚滚热浪和一身臭汗的我回到外婆家,雯雯阿姨开了门。我举着因打篮球被抓伤的右手进屋问道:“雯雯阿姨,家里没人吗?”

  雯雯阿姨答道:“没人,你弟去老师家补课了,要到八点多才能回来,晚上就我俩吃饭”

  接着她发现我已经凝固血痕的右手,吃惊问道:“这是怎么搞的?跟人打架了?!”

  我笑笑说:“没有,打球不小心被人抓了一下,小意思!”

  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快去洗澡,洗完我给你消消毒!”雯雯阿姨关切道。

  随后她转身帮我拿了换洗衣服。送到卫生间门口时,停顿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你一个手怎么洗,快脱衣服,我帮你洗,一会饭凉了!”

  我愣了一下,心底滋生起一些别扭。但又想,雯雯阿姨是我舅妈,我在她眼里还是孩子,是我多虑了。于是三下五除二撤掉背心、蹬掉短裤,像只待宰的羔羊,乖乖站在浴缸里。

  雯雯阿姨如玉般的小手,小心翼翼地搓揉着我的身体,我站在浴缸里偷偷俯窥着她。看着她乌黑的长发随意扎在身后,笔挺的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,纤细的脖子连着性感的锁骨,还有那若隐若现的酥胸……雪白的乳房紧紧地贴在一起,夹起了一道动人的沟壑。随着她拿着毛巾的手上下擦拭,那对娇乳仿佛有了生命随之上下抖动,胸前的玉佩垂在衣外,荡秋千般来回拍打着乳峰,显得那对乳房是如此的富有弹性又充满朝气。

  弟弟不自觉地直了,第一次暴露在女人面前,它却显得毫不怯场。雯雯阿姨看着那青筋爆出的阴茎、充血泛紫的龟头,淅淅沥沥滴着洗澡水,并且在她面前左摇右晃好不风骚,估计也觉得不妥,伸手打了一下我屁股侧面,命令道:“蹲下来!”

  我红着脸,如释负重,举着我那受伤的右手,乖乖夹紧双腿蹲在浴缸里,不敢抬头。谁想蹲下后她却不方便帮我洗澡了,随后她也便蹲了下来。这一蹲不要紧,差点把我鼻血给蹲喷出来!她的黄色三角小内裤完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!透过头顶上流下的水帘,我清晰看见了她两腿之间小裤裤包裹着的肉馒头。小腿肌肉绷紧地挤着白皙的大腿,顺着大腿往里看,根部略黑,几根发亮的毛毛无规律地在内裤边缘东倒西歪。雯雯阿姨仿佛不知道,开始帮我洗头。面对此情此景,我又怎能闭眼!任那淋浴的水流过眼睛带来的灼痛,微眯着坚持享受这美妙的每分每秒。只是,腿却夹得越发的紧了……

  洗好澡后,雯雯阿姨红着脸说道:“穿好衣服快吃饭!”便转身出去了。

  我如释负重!回味着舅妈绯红的脸,尴尬地笑了笑。寻思,是舅妈不好意思脸红?还是帮我洗澡热的?要不,难道是春情荡漾?我握了一下铁棍似的阴茎,带着诸多疑问走出了浴室。

  吃饭时大家都没有提这茬,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,闲聊着我受伤的手和一会租什么类型录像带之类话题。

  晚上,表弟补课回来了,雯雯阿姨帮他张罗好晚饭后,便吩咐他在家写作业。我呢,则按照惯例陪着她去家附近的音像制品店租录像带。走在路上,我不敢与她平行,总是慢她半步,因为我心里那股无明欲火还没有扑灭,白花花的乳沟和肉鼓鼓的内裤在眼前飞舞,脑子里全是那销魂的一刻!尾随其后,盯着雯雯阿姨莲藕般的手腕、如笋般的指尖,意淫着刚才就是它们轻抚过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,兴奋莫名!我就想,如果老天爷能让我拉一下舅妈的手,她又不生气,那就太幸福了!恩,在她眼里我还是个孩子,拉着她估计她也只是把我当做晚辈拉长辈,心一横,就这么办!

  触碰到的一刹那,那条本喧嚣嘈杂、车水马龙的街上,我再没有听见任何声音,只觉得口特别的干,心也像是要跳出身体,可却又始终找不着出口。

  雯雯阿姨只是瞟了我一眼,没有说什么,一切是显得那么自然。我不知道用何种语言来表达我当时美妙的心情,仿佛所有词藻在那种百感交集下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。只好借用周杰伦的一句歌词来阐述,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……”

  随后的每一天,那条租录像带的路,便成了我所有的幸福快乐!每日里期盼着 那幸福快快到来,每夜里又祈祷着 那快乐迟迟逝去。日子就在这期盼与逝去中悄然滑过,我与雯雯阿姨的感情也越发不像妗甥。

  一天中午,家里人都还在午睡,我无聊地趴在被子上听随身听。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我一下头,扭脸看是雯雯阿姨,咧嘴一笑。雯雯阿姨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对我点了一下头,我偷偷爬起来跟在了她的身后,来到另一个没人的房间。我蹑手蹑脚关上了房门,诧异地望着她。她先是神秘一笑,小声对我说道:“我在杂志上看到了一篇文章,里面说拿鸡蛋清敷脸可以收紧皮肤、延缓衰老!”

  我左看看她,右看看她。诚恳地问道:“是给舅舅用吗?”

  她扑哧一笑,摸了我一下脸道:“就会耍贫嘴!”

  我不由得心中一荡,半晌接不出话来。

  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给我准备蛋清啊,帮我敷脸!”雯雯阿姨微嗔道。

  “得令!”我转身便跑!

  “轻点,别把他们弄醒了!”

  我挥挥手:“请好吧您呐!”

  雯雯阿姨闭着双眼仰躺在躺椅上,我坐在她头顶后方,指尖浅沾蛋清,轻柔地匀抹着那如脂的皮肤。滑过她细挑的眉,滑过她如丝的眼,滑过她细润的颊,滑过她性感的唇……我不敢用力,害怕稍一用力那柔水般的肌肤就会破了一样。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欣赏着雯雯阿姨的美,美得如此无瑕;美得不食烟火。

  道德与理智再也压制不住欲望与冲动!体内的男性荷尔蒙攀升得比房价还快!随着一股精虫上脑,我低头吻了下去,吻在了她的脸颊!

  舅妈猛地睁开眼,面无表情!那眼神的背后我不清楚藏着些什么,是立刻叫醒全家人?还是起身开始训斥我?又或是生气不理我了?更甚至给我一巴掌?!与她对视的三秒钟就好像度过了整个冬天……

  猜想了种种结果,却万万没有料到,雯雯阿姨突然揽住了我的脖子,瞬间吻住了我的嘴!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吻,又在舅妈措手不及的攻势下。嘴唇僵硬地不知所措,生涩的迎合着!脑袋里一片空白,以至于她的舌尖偿尽了苦头,才勉强撬开了我的牙关!我品尝到了一种味道,一种淡淡的甜味,一种独特的味道。虽没有言情小说中那般唇齿留香,却又有如魔法般让我恋恋不舍!唇来齿去,几经缠绵,我们久久不能平静。我呼着粗气楞然看着舅妈,她也红着脸注视着我。

  还是她先打开了话匣子:“你怎么敢吻我的?”

  我抓耳挠腮语无伦次道:“我也……我也不清楚!反正……反正我觉得你好看,越看越好看!我就忍不住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就是好想好想亲亲你,我忍不住……”

  雯雯阿姨看着我边擦“蛋清口水化合物”边支吾的窘样,温柔地笑了!她开心的样子让我迷醉,心里比吃了蜜还甜,憨憨的也跟着“嘿嘿、哈哈”起来!

  她拿起我的右手,放在了她娇喘起伏的酥胸上。她的主动又一次让我处于被点穴状态,特别是那只抓着舅妈乳房的右手,除了手心汗腺还能正常分泌外,其它功能一概丧失。只有弟弟不知何时早已翘首以待、形色激昂了起来!而此刻舅妈的右手慢慢移到我的阴茎处,拇指朝下反握住了它,弟弟如遭电击!一股热流顺着她的手心握紧处向全身扩散开来……

  可就在这时!!“咳…咳咳!!”一阵猛烈地咳嗽声打断了这本不该有的和谐!外婆起床了!

  雯雯阿姨和我猛的一个激灵,慌乱地分开了各自占据的领域!她起身开门,好像朝卫生间去了。而我,一个处事未经的菜鸟,只得用力握紧仍在发汗的手心,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起来。“碰!碰!碰……”自己的心跳声是如此清晰,清晰得就像炸雷!每爆一次,太阳穴的某根神经就被拽着动荡一次!

  自那以后,一直没有太好的机会与雯雯阿姨单独相处,我们也收敛了很多。就连傍晚去租录像带也经常出现表弟这个小灯泡,让我唏嘘不已。

  不过转机,总是会出现在不经意间。

  暑假第二个月的学前补习已经开始,每星期三天。一天放学回家,发现家里异常冷清。看着雯雯阿姨靠在卧室沙发上随意转换着电视屏幕,便问道:“外婆他们呢?”

  “他们都回老家去了。听外婆说,老家的一个曾祖母辈太太去世了,他们要回去办理一些丧事。”雯雯阿姨扭头答道。

  得到这个消息,心里咯噔一下!想道,那岂不是我跟舅妈能单独相处好几天?不行,得问清楚!

  “那我们怎么不去?”

  舅妈回答道:“我又没过门,可不算你家人。再说,你和你表弟又要补课,都走了谁来服侍你们弟兄两个吃喝拉撒?”

  我反手关上了卧室门,扭捏问道:“那……表弟呢?”

  舅妈浅笑着没有回答,妩媚地望着我,笑的很有深意。

  她站起身,走近我的身边,吹气若兰道:“你弟在楼下玩呢。”

  我试探性地反握住雯雯阿姨的小手,她没有拒绝;轻拥入怀,也没有遭到什么实质性抵抗。只是,她把脸藏在了一边了!殊不知,见她此等娇羞羞、怯生生模样,却更加勾起了我的欲望!我闭上眼睛吻住了她,并又一次品尝到了她独特的甘甜。就这样,不知道是你拉我还是我推你,跌跌撞撞退回到了沙发边。回想着脑海里零碎的一些男女情爱画面,鼓足勇气,忐忑把手塞入舅妈上衣领口。这一次,我才算真真正正体会到了舅妈的胸襟,原来是如此得开阔!一边生疏地在其胸前胡乱耕耘,一边还不舍放弃品尝她柔软的舌头!终了,却落了个一事无成的下场。

  舅妈体贴地拍拍我的脸,轻轻拽出我那费劲的手,媚眼如丝地含笑看着我,两手一起把我拉到了她的房间。锁好门后,我们很快纠缠在了一起,她把上衣脱去,露出那75B的文胸,黑底紫色花纹的蕾丝衬托着她的一对乳房更加白皙。乳沟被挤堆在一起,显得神秘深邃。我猴急拉开胸罩一角,一颗暗红色乳头弹出在我的眼帘!恩!原来舅妈的乳头是这个样子的,跟想象中的有些出入,不过我倒觉得无所谓,只要是舅妈的,我都会爱,发狂的爱!我一口含住了它,舌尖在嘴里旋转地摩擦着乳晕乳头,另一只手想把那颗乳房也释放出来!舅妈轻“唔”两声,配合地挺起腰杆解开了胸罩的“后顾之忧”。随着胸罩扣最后一个挂钩的脱落,胸罩调皮地在我眼前弹缩了一下,随之而出的是两颗浑圆柔软,又微微松弛的乳房。它们炫耀似的在我眼前抖动了几下,抖得我是血脉喷张,两股战战!仔细观察,刚才被我舔过的那个乳头更加坚挺些,乳晕也比另一个缩小了不少!星星点点的颗粒散落在乳晕上方。我晕~这是怎么回事?女人的乳头难道是含羞草不成?带着疑问,我又试着添了另一个乳头,果然如我所料!于是我饥不择食地亲亲这个、舔舔那个,不亦乐乎;舅妈也是娇喘连连、淫声渐渐,不知己也!

  裤裆里的弟弟早已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,亢奋地呼之欲出。我趴在雯雯阿姨的身上,上下左右一阵乱刺。雯雯阿姨见状,先脱去自己的内裤,随后又帮我褪下衣物。三根手指温柔地捏住我滚烫的龟头,鼓励地对我一笑,“恩”的一声,便把它塞进了她早已“内涌外涣”的穴穴里。趴在她肩上,我仿佛、好似、隐约听到她细声叮咛了句:“我的天!”~

  说实话,第一次我没什么感觉,只是本能地前后抽插,而且还没过两分钟,突然感觉很想尿尿!心里不断责骂自己的弟弟太不争气,早不撒、晚不撒,怎么偏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掉链子想撒尿??!!真是气煞我也!挤眉弄眼、咬牙切齿,终究还没能忍住,一泻千里……

  泄完之后,我还在不辞辛苦地劳作着,根本不知道刚才想撒尿其实就是射精前兆。而尿完之后,本次覆雨翻云也将告一段落。雯雯阿姨感觉出了什么,停下了动作。

  她拍拍我的肩说道:“呵呵,下来吧,不行了。”

  不明其中玄妙的我,对这句话耿耿于怀!伤自尊啊!难道就因为我年纪小?但我的弟弟一点也不小啊!难道因为我是雏,经验不足?可是我已经很努力了啊!难道因为刚才的那几滴尿?……